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旅游 >从《攀登者》说起:登山如何从“苦行”成为中产阶级时尚?
从《攀登者》说起:登山如何从“苦行”成为中产阶级时尚?
2019-12-02 07:54:55

吴京和章子怡主演的国庆电影《登山者》一经上映,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除了激动人心的阵容,背后的生死攀登故事也成为许多粉丝最期待的吸引力。

这部电影的背后是人类登山历史的长卷,展现了民族和荣誉、伟大和奋斗。电影中雪地上的冰晶反映了那个时代“登山”的期望和重量。

“登山者”的静态照片

早在民国时期,有些人也对喜马拉雅山感兴趣,但这是由于传统文人对山水和绘画素描的喜爱,而不是现代登山。1960年,当中国队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登山事业几乎从头开始,突破重重困难,培养了中国第一批职业登山运动员。半个多世纪后,随着娱乐和消费的不断发展,登山运动也经历了许多变化。从苦行僧攀登到时尚生活方式的一般体验,登山的历史是什么?它是如何进化的?今天,在电影之外,我们将和你谈论登山的象征和景观含义。

刘占雄

01

从禁欲主义到“时尚”

通往珠穆朗玛峰的路

珠穆朗玛峰是世界上最难到达的地方。

当人类征服南极和北极,穿越最大的沙漠,填补世界地图上的每一个空白时,他们仍然没能到达珠穆朗玛峰——地球最靠近天空的地方。

1852年,一名英国探险家在喜马拉雅山漫步,意外到达珠穆朗玛峰脚下。他匆匆回到印度殖民地的测量办公室,宣布他已经找到了世界最高峰,高达8839.917米。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很怀疑,不相信地球上有这么高的山峰。经过实地勘探和重新测绘,英国人证实了这座山的存在,它的海拔高于探险家的估计。今天,七岁的孩子可以记住这个数字——8848米。

尽管珠穆朗玛峰的真实面貌已经向世界展示,但半个世纪以来,没有人敢攀登它。登山界的民族英雄和传奇人物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连续三次挑战珠穆朗玛峰,连续三次失败。乔治把山区视为他一生的事业。他第一次看到珠穆朗玛峰,并将其描述为“梦里最狂野的创造”。

纪录片《珠穆朗玛峰》的剧照。

1924年,当英国人第三次外出时,他们从当地喇嘛那里收到了一个不祥的信号,上帝会挖出登山者的心来献祭这座无人敢触摸的白雪皑皑的山。厄运如期降临。马洛里被杀并失踪了。丢失的点离珠穆朗玛峰仅244米。他接近成功,但他永远也看不到山顶的风景。

整个英国都在哀悼,登山界也很沮丧。直到30年后,新西兰登山运动员埃德蒙·希拉里才发起了这次峰会。1953年,他和夏尔巴人(尼泊尔的一个少数民族,以登山专长闻名)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并安全返回。人类第一次在世界的顶端留下了脚印。

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海拔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都被人类征服了。在世界登山史上,有一个特殊的术语“喜马拉雅黄金时代”。中国也在1960年参加了比赛。当年5月25日,登山者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但由于证据不足,他们受到了西方登山团体的质疑。15年后,中国队再次尝试到达顶端,留下了视频证据。这位登山者讲述了中国人第二次试图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故事。

电影中的一些人问道:“登山能解决养活数亿人的问题吗?”

吴京扮演的主角回答道,“上亿人只能考虑吃饭。我们的国家有什么希望?”

“登山者”的静态照片

如果登山者当时抱有很大的希望,在今天的21世纪,登山已经成为一项时尚的生活方式运动。你还记得今年五月的新闻吗?珠穆朗玛峰攀登季节有交通堵塞的景象。游客在8000米的高空排队到达山顶,就像紫禁城和长城是拥挤的旅游热点一样。300多人一个接一个地沿着绳子被埋在一起,挡住了通往珠穆朗玛峰顶端的道路。

在大众的想象中,喜马拉雅山一年到头都是冷清的。在一百座大山里,没有鸟,一千条小路没有脚印,登山者的脸被雪和风吹得伤痕累累。他们的帐篷和原始部落的帐篷一样简单。但是现在,如果你来到海拔超过50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你会发现这里所有的现代化设施。帐篷铺着地毯,有小书架、24小时光伏板和其他电器。香蕉、桔子等新鲜水果会准时供应,你也可以喝手工研磨咖啡。如果你能负担得起雇佣夏尔巴人的私人助理,他会烧水、做饭、铺床和为顾客戴氧气瓶。

晚上,游客们一起吃饭,泡脚,打牌,和房东打架。如果他们很脏,他们可以洗澡。如果有球员庆祝生日,导游也会提前准备生日蛋糕。珠穆朗玛峰总部熙熙攘攘,聚集着房地产大亨、互联网首席执行官和时尚人士。登山队的导游带领顾客到达8848米的海拔高度后,他用流畅的语气说,“祝贺你到达山顶并迅速拍照。”

《人物》杂志报道说,今年珠穆朗玛峰发生了交通堵塞。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有一个“红色网”。这个女孩很可爱,下巴尖尖的,戴着一顶白帽子,两只可爱的动物耳朵。她以前没什么爬山经验,这次到达了顶峰。

早在2003年,珠穆朗玛峰就成为目标,成为商业投机的噱头。搜狐老板张朝阳和他的团队成员去珠穆朗玛峰宣传他的彩信,并通过彩信直播登山活动。他在5到6公里的高空上网,远程控制公司的日常工作。他也从繁忙的日程中休息一下,在山上玩了一个简短的在线游戏。珠穆朗玛峰的最高领导人包括《新周刊》创始人孙冕、先驱天才史玉柱和万科总裁王石。紧随珠穆朗玛峰热而来的是渴望爬山的新中产阶级。

羊绒神庙靠近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这是为数不多的能为游客提供住宿的地方之一。它也是地球上最高的寺庙。在过去的100年里,西藏僧侣一直在寒冷刺骨的地方修行。看到今天熙熙攘攘的景象,开士米寺的和尚说:“攀登喜马拉雅山现在是一种时尚。我能说什么呢?”

02

登山最初是一项“中产阶级”运动吗?

在乔治·马洛里第三次率领英国队登上珠穆朗玛峰之前,记者问:在前两次失败后,你为什么坚持要登上珠穆朗玛峰?马洛里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最后说:“因为山在那里。”

现在当人们被问到“你为什么要爬山”时,中产阶级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净化心灵”和“挑战自我”。微信鸡汤将以抒情的语气慢慢讲述,“人是自然的产物。完全被钢筋混凝土玻璃包裹着,他会迷失自己。你为什么不去山上看看呢?当你到达山顶时,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名字不是真实的,好处不是真实的,只有风景是真实的。”

在消费主义的影响下,登山已经成为高端爱好。根据著名的社会学著作《风景社会》(Scale Society),在消费社会中,一个人的身份主要是由消费来定义的。中产阶级早餐吃鳄梨沙拉,晚上吃香薰瑜伽,拍照和交朋友来创造一个“风景”。

公众舆论不是根据一个人创造了什么,而是根据他消费了什么来看待他。甚至价值数亿美元的百万富翁也会因为对土鳖的兴趣而被每月收入6000到7000美元的网民嘲笑。

马立克云,他喜欢太极,一项不够中产阶级的运动。他还带了许多来自吴京、甄子丹和李连杰的专家来制作一部小电影来实现他的武术梦想。结果,他成了笑柄和表情袋。龚守道播出后,评论区充斥着“土豪富而任性”,“天下武术不为富而破”。

龚寿道的剧照。

相反,如果富人喜欢爬山王力可石或像潘石屹一样跑马拉松,媒体会改变他们的尊重态度,写下“成功的商人纪律严明”,“比你强的人比你难”。

随着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数增加,中产阶级有意识地保持自己的身份,将自己与花钱在夏尔巴人身上运山的当地老板区分开来。《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一位名叫宋玉江的户外运动教练。他说:“这些企业家基本上有两个爬山的想法。他们在生活中非常成功。他们还想找到另一个成功,并从其他方面证明自己的实力。”

根据宋玉江的接触观察,新中产阶级群体普遍受过教育,素质高。他们大多数人在爬山前都练习过跑步、马拉松和三项全能,并且有很强的体能。他们也遵守山上的规则和导游的指示。然而,其他一些富人脾气暴躁,发号施令。他们攀登珠穆朗玛峰只是为了重温他们的经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石多次表示,攀登珠穆朗玛峰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一种生死攸关的感觉,“攀登关乎人性、自我、勇气和尊严”。除了登山,王石还有另一项外国运动爱好——划船。在访问剑桥期间,62岁的王石每天早上6点起床参加划船训练。他还被选为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并计划在未来推动中国100所大学赛艇队的组建。

在某种程度上,王石的登山运动恢复了古老的传统,因为现代登山运动最初是为中产阶级保留的。西方登山运动起源于19世纪初。欧洲人逐渐改进了他们在阿尔卑斯山的技术,并通过使用先进的工具,如钢锥、铁绳和绳结,形成了一个正式的系统。

在此之前,人们出于宗教朝圣或隐居的原因爬山。科学家和探险家索绪尔从1786年开始攀登西欧最高峰勃朗峰。1857年,世界上第一个全国性登山组织——英国阿尔卑斯山俱乐部成立。这个俱乐部是一个真正的中产阶级俱乐部,有281名成员和大量律师。后来,挑战珠穆朗玛峰的大多数英国登山队成员都有牛刀的背景。

在中产阶级的认知中,登山是郊游的延伸,但风险因素要高很多倍。索绪尔在去阿尔卑斯山的旅途中带来了红酒和丰富的食物。他走到山顶,用酒庆祝。结果,香槟里的泡沫比平时多,而且由于海拔高,喝起来很呛。

最初在瑞士山区无法到达,在英国登山者的推动下,它已成为旅游热点。学者西蒙·沙玛称这种现象为“伦敦的放大”。19世纪中叶,阿尔卑斯山俱乐部主席莱斯利·斯蒂芬(Leslie Stephen)说:所有素质好、知识渊博的人都必须热爱高山。

在维多利亚的黄金时代,理想的男性模式发生了变化。达西,1813年《傲慢与偏见》中的英雄,是一个懒惰而不世故的年轻人。1847年,简爱的英雄成为罗切斯特,一个充满激情和战斗精神的工业所有者。中国学者程维做了一个比喻:达西是一只伦敦蝴蝶,罗切斯特是一只帝王之鹰。《傲慢与偏见》的故事背景限于德比郡农村的一英亩和三个部分,而简爱则着眼于世界。它的大部分角色来自海外殖民地(如罗切斯特、疯女人、梅森、简·爱的叔叔)或即将去殖民地(如圣约翰)。这部小说留下了许多海外风俗的痕迹。

简爱的静物画。

随着太阳永不落山的帝国的扩张,冒险精神受到高度尊重。荣何鹏去了雪原,爬上了喜马拉雅山。大卫·李文斯顿深入非洲腹地,躲过了陌生野蛮部落的围攻。罗伯特·斯科特斯与挪威人争夺首次到达南极的荣誉,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旅程结束时,他用冻僵的手指写道:“这里的冰雪比温暖舒适的卧室好1000倍。”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散发出进取精神。后来,经济学家哈耶克移民并归化。为了了解“19世纪伦敦知识分子的氛围”,他特意尝试登山并阅读探险书籍。当时,中产阶级表现出一种刚强有力的精神面貌。公众心目中理想的男性应该能够写作,并且雄心勃勃。登山不仅体现了欣赏自然的审美价值,也考验了体力和意志力。

荣何鹏和他的同伴在亚洲进行了一次冒险旅行。他们从东北的长白山旅行到中亚的帕米尔高原。当他们在路上遇到高山时,他们忍不住尝试他们的技能。“英国人只要看到山就必须爬到最高的地方”(荣何鹏的书《欧洲大陆的心脏》),但在其他人眼里,登山毫无意义。

《珠穆朗玛峰史诗》作者:荣何鹏译者:黄梅峰版:99读者|人民文学出版社

喜马拉雅山的道路陡峭,最高风力达到每小时189公里,夜间低温降至零下几十度。外人登山会产生高原反应:疲劳、恶心、头痛和眩晕,这些都是轻微的症状。当爬到7000多英尺的高度时,空气稀薄,大脑失眠和嗜睡交替出现,大脑膨胀,肺部积水。在19世纪,许多满怀豪情的登山者爬上高山,最后死去。即使他们最终毫发无损地下山,这些人通常也会留下永久性脑损伤。

因此,夏尔巴人和其他居住在高山上的少数民族虽然经常爬山,并且天生具有适应户外运动的体质,但还没有发展出现代登山运动。在当地人看来,西方人征服世界的愿望是“在无事可做的时候花钱去寻找罪恶感和痛苦。”

为了到达勃朗峰,索绪尔在山脚下的村子里贴了一张通知,悬赏一大笔钱问导游,但没有人回应。三年后,一名医生取消了通知,陪同索绪尔登上了山。

乔治·马洛里带领团队第二次攀登珠穆朗玛峰,西藏喇嘛建议他们回到家乡。该小组解释说,在我们英国有崇山峻岭的宗教信仰,我们必须崇拜世界最高峰。这个解释不情愿地说服了喇嘛。

03

登山和消费主义

登山能帮助现代人找到“诗意和距离”吗?

20世纪90年代后,登山逐渐得到了消费者市场的支持。商业运作带来了更完善的医疗急救体系。总的来说,仍然存在风险。没有人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喜马拉雅山会发生雪崩。攀登珠穆朗玛峰需要很大的体力,而且需要很高的价格。然而,正是因为登山具有挑战性,中产阶级才会蜂拥而至,就像鳄梨因为不好吃而受到中产阶级的青睐一样。

自我媒体告诉你,杰出的人正在挑战自己。爬到山顶是一种精神练习。你必须从里到外控制自己,精神控制身体,并在极度困难中获得最终的快乐。自我媒体也将捍卫新的中产阶级生活方式,“不要用你的模式和眼光来评判这个世界。一个人看不到的东西、人和事越多,就越多。这个人的状态越低,模式就越小。”

电影《火战车》中的奔跑场景。

公众越是认为登山“需要花钱才能找到罪犯”,中产阶级就越认为登山非同寻常、超凡脱俗。在消费主义体系中,登山、健身和马拉松共同成为高端运动。文章“新中产阶级”运行宗教:体育如何建立阶级属性?"这是中产阶级用来盗用的意识形态代码:文化分裂。"打篮球和踢足球怎么可能不是当今中产阶级的新宗教,而是长跑和登山能封神呢?与长跑和登山相比,篮球和足球显然没有足够的仪式,而长跑和登山则不同。他们充满了仪式。他们越过终点线,加冕。当然,这个仪式需要足够的物质支持。“重新认识自己”和“长跑中的孤独思考”隐藏着什么?Sun昂贵的跑鞋、sun iwatch计时器、sun每小时收费300至400名会员的个人跑步教练。这当然是体育的阶级属性。"

登山的费用不亚于跑步。这项运动需要各种专业设备。仅氧气瓶一瓶就要花3万元。旅行社将在2016年花费35万元攀登珠穆朗玛峰。经过多年的上涨,最新报价(2019年4月至5月)为每人458,000元。

旅行社费用只包括住宿、登山向导、交通、合作等。个人技术设备和服装也需要自带,高成本的一面显示了客户的实力。攀登珠穆朗玛峰与其说是勇敢者的游戏,不如说是中产阶级的游戏。当一个人成功登上世界屋脊时,就财力和地理高度而言,他比所有生物都高。

金钱是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首要因素,但不是全部。登山有自然限制。珠穆朗玛峰只适合在一年中的五月和十月登山,而一年中的其余时间是多风、多雨和多雪的。那些能在攀登季节分配时间和去喜马拉雅山旅行的人通常是休闲班,他们可以自由安排他们的工作。

携程网为用户做了一项调查。在阻碍户外运动意愿的四大不便中,第一个是可支配时间的问题(65%)。其余的因素是绿地不容易进入(61%),户外被认为不安全(64%),没有体育圈,人们不了解户外产品(56%)。

正是因为这些不便,登山才获得了高级属性。只有当你有钱有闲时,你才能爬山,而一年四季都可以进行健身跑步,这对从事这项运动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好的闲暇。熟悉登山技术需要一个圆圈,而健身和跑步方面的连锁店无处不在,这并不显示参与者的社交圈。

景观学会作者:[·弗伦奇]盖伊·德博(guy debord)译者:张穆欣版本:南京大学出版社

在某种意义上,各种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都存在军备竞赛。如果你能通过健身和跑步轻松进入中产阶级,门槛不会太低吗?虽然户外运动也是锻炼,但它更注重心肺功能。通过饮食和生活在大自然中训练的身体和通过健身房训练的身体是两种不同的身体。爬山的风险也远高于城市里的体育运动,因此对危险的恐惧也成为中产阶级声称自己不同于普通人的一个重要指标。

布尔乔亚是公司的正式员工,但是在他的登山之旅中,他突然变成了一个征服自然、昂首挺胸的英雄。然而,爬上世界屋脊后,老板和企业家有信心瞧不起他们的同龄人。王石在自传中写道:“因为我的登山经历,当我坐在那里进行商务谈判时,我有一种优越感。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你都不能打败我。”户外运动是展示个人英雄主义的简单方式。与篮球和足球等集体运动相比,登山能更好地塑造英雄形象。企业家必须精心安排包装,以创造个人英雄主义。

19世纪的登山者表现出强烈的精神意志,依靠原始简陋的设备,攻击未知的危险。然而,21世纪的登山者希望逃离日常生活,花很多钱寻找“诗歌和遥远的地方”,最终在顶峰拍下一个人的自拍照,结交朋友,完成精神境界的升华。

这篇文章是独家原创内容。作者:刘占雄;编辑:去散步;校对:薛静宁。未经出版商或《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重印。请把它转发给朋友圈。

秒速飞艇app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 广西十一选五

+1
作者:匿名